全国服务咨询热线

151-0724-1346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饶院长(151-0724-1346)
传真:0715-8618801
地址:咸安区煤机大道27号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

如何缓解失能老人护理难题

修改时间:2018-5-16 10:33:48 点击量:

老人失能全家失衡

  10月14日下午,记者走进合肥市经开区卧云小区居民葛自斌的家。不大的两居室,一间是葛自斌父亲生前的住所,一间住着葛自斌夫妻和瘫痪的老母亲。“母亲患脑梗塞口齿不清,晚上我妻子陪她睡大床上,老人一有动静,她马上就能知道。 ”47岁的葛自斌告诉记者。

  葛自斌的母亲瘫痪2年多,由于家人精心照料,老人的房间干净整洁,没有异味,床单被褥和衣服也是勤洗勤换,没让老人得过褥疮。 “如果仅靠我们夫妻,肯定没法把老人照顾得这样好。我家兄弟姐妹4个,还有一双懂事的儿女,都帮忙分担了不少。”葛自斌说。

  记者到来时,葛自斌的二姐葛金芝正在给老人喂中药。老人有些便秘,葛金芝找中医开了方子,买来番泻叶熬煮汁水喂给老人,辅助排便。赶上实习单位轮休,葛自斌的小儿子也留在家中帮忙照顾奶奶。老人隔1个多小时就要解一次小便,还得有人给她翻身,跟她讲话解闷,白天家里可离不开人。葛自斌和姐姐、儿子一起给老人翻身按摩,抱着老人下床解了小便,又陪老人聊了一会儿,才转身回去上班。

  2005年,葛自斌的父亲中风半瘫痪,饮食起居都要人照顾。2014年,母亲又突发脑梗塞瘫痪在床。 “两个老人都需要照顾,我们要上班,小儿子还在上学,家里一下乱了套。 ”葛自斌说,他和妻子轮流排班照顾老人,一个看白天,一个看晚上。同住一个小区的二姐葛金芝,是他们最有力的“后援”,大哥、大姐也时常前来帮忙。到了业余、课余时间,葛自斌的一双儿女也主动“上阵”,帮着父母照顾老人。

  葛自斌当时在小区当保安,单位照顾他,白天可以回家几次照顾父母。妻子彭克菊在附近打散工补贴家用,只找上白班或半天班的活计,方便晚上照料老人。给老人喂水喂饭,端屎倒尿,翻身按摩,洗头洗澡,这些活计,一家人如今都是轻车熟路,配合默契。

  “我父亲去世前有大半年的时间,也处于全瘫痪状态。尽管有兄弟姐妹和孩子帮衬,我和妻子每天仍然精疲力尽。 ”葛自斌坦言,常年照顾瘫痪的老人,正常的工作生活,孩子的教育等,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,有时候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,但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是身为儿女的责任。

  高薪难聘专业护工

  “我60多岁时,一身的慢性病,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婆婆。后来我老伴重病卧床,我无力照顾,就想给他请个专业护工,能让他在最后的日子里过得舒服一点,但花了高价却请不到人。 ”提起这事,蚌埠市退休教师刘奶奶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  刘奶奶的老伴患有肝硬化腹水,到了晚期,全身浮肿,腹胀难忍,在医院输液都输不进去,只能回家休养。“我们前后花高价请了几个所谓的专业护工,可他们根本不会照顾我老伴这样的危重病人,而且都是4050人员,年纪较大,没干几天就累得受不了,不愿意干了。”刘奶奶说。护工不顶用,儿女们只好轮流请假,从外地回来照顾老人,但是儿女同样不会专业的护理知识和技能,也只能在生活上照顾得更加细致周到一些,无法缓解老人的病痛。

  老人病入膏肓,送进养老院没有家人陪伴,既不放心,也不忍心。怎么办?一家人决定还是送进医院。“医院里有针对危重病人的特护,老伴一说哪里不舒服,护工给按按揉揉,就能有所缓解。同样是帮老人翻身、如厕的动作,交给专业护工做,老人就能少受些罪。有家人陪护,专业护工照料,医院的升降床等设施设备也都是专为病人设计的,老伴比住在家里要舒服得多。这次住院后,尽管医院一再找到刘奶奶及其家人,说医院床位紧张,要求他们给病人办理出院手续,但一家人求情请拖,一直“赖”到老人去世前一天,才把他接回家。

  安庆市民政部门曾对该市失能、半失能老人的生活状况开展调研,发现该市城区14万老年人口中有近1/4的老人处于失能、半失能状态,其中重度失能的老人约占10%,达1万多人。而目前在安庆市区,具有医养结合资质的养老机构只有4家,养老床位仅有约700张。重度失能的老人90%以上是居家养老,由家人照顾,只有1000多人进入社会上的养老机构养老。 “在观念、情感上,很多家庭还是不愿意把老人送进养老机构,此外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。社会上的养老机构,对生活能自理的老人每月收费在1500元至1800元,失能老人则在3000元左右,对照安庆市民的收入水平,一般的家庭很难负担得起。 ”安庆市民政局福事科路兴华科长说。

  合力托起幸福晚年

  “失能老人”的养老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,既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,也考验着养老体系的建设。

  今年全省“两会”上,省人大代表李宾建议由政府为失能老人建立“养老账户”,解决这一群体的后顾之忧。

  李宾提议,政府为失能老人建立“养老账户”和“补贴账户”。 “养老账户”用于发放取代纸质养老助残券的高龄补贴,可到本市区域内所有养老助残服务单位处消费。而“补贴账户”,用于发放居家养老补贴,可到本市区域内的失能照料服务单位处消费,购买为失能老人提供的起居照顾、专业护理、专业康复、针对性训练、营养膳食、日间照料、康复产品等服务,但不能在超市购买米面粮油及日用品。

  省政协委员苏学云建议加大政府对居家养老事业的扶持力度,缓解失能老人的照料难题。她指出,如今家庭成员越来越少,一对年轻夫妻有时要一边工作一边赡养4个甚至8个老人,各种各样的情况导致他们无法对失能长辈进行很好的护理,需要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共同建设好养老服务平台,规范养老服务内容和服务费用,制定各种养老服务政策和制度,帮助家庭解决失能老人的照料难题。

  解决失能老人的照料难题,各地也做出积极探索。合肥市去年启动失能老人养老中心建设,鼓励民营企业和公立医院合办,试水为失能老人提供“医养结合”的养老服务。今年6月,安庆市推出“喘息服务”,由政府花钱,为符合条件的失能老人提供每人每天100元的补贴,资助老人到具有“医养结合”资质的养老机构获得短期照料,既让老人的家属“喘口气”,歇一歇,也让老人康复得更好……

  老人不愿意到养老院,自己又无力照顾。合肥市民路女士有心给老人请个保姆,却又不放心,“在网上看到毒保姆虐待、杀害老人的报道,我们白天上班不在家,不太敢把老人交给保姆照顾。”她希望相关部门能在保姆的培训和监管方面加大力度,让更多专业的、高素质的好保姆和好护工走进失能老人家庭,为老人服务,为家人解忧。